2019年上海最低工资标准将调整!你最关心的4个问题都在这了~
2019-3-11

近日,上海市委市政府发布助推民营经济发展的“二十七条”措施,其中,对于最低工资标准首次给出了“平稳调整”的调整基调。对于2019年上海最低工资的调整方案,本月内将启动第一场三方协商。

如何理解“平稳调整”?

2019年上海最低工资将如何调整?

小编带你一一解读

哪类企业影响最大?

中小民营企业感知度尤其大

上海市委市政府近日发布了《关于全面提升民营经济活力大力促进民营经济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俗称“二十七条”,其中明确“要降低要素成本,平稳调整最低工资标准,进一步降低企业社保缴费比例”

解读

最低工资

什么是最低工资标准?

劳动者在法定工作时间或依法签订的劳动合同约定的工作时间内提供了正常劳动的前提下,用人单位依法应支付的最低劳动报酬。一般来说,最低工资标准每一至两年调整一次

服务企业多以最低工资为标准

“国企、大企业们或许对最低工资调整敏感度不高,但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民营企业感知度尤为大。”上海市企业联合会雇主部主任李敏接受劳动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例如在以保洁、保安为主的保障型服务企业,大多是以最低工资作为员工工资标准。

但需要注意的是,这并不代表这类员工的实际到手收入就只有最低工资。李敏解释,他们的薪资结构一般为底薪+提成,算上加班费及各种奖励等,每月到手工资一般在四、五千元。其中底薪部分,通常是参考最低工资标准

据调研,全国大约有100万保障服务型中小民营企业在采用这样的用工方式。因此,最低工资标准怎么调、调多少,影响很大。

由此可见,最低工资对该类民营企业来说是一个基础。

如何理解“平稳调整”?

调整幅度不宜大起大落

多次

全国最高

今年4月1日,上海市月最低工资标准上涨:

2300元调整到2420元,增加120元

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从20元调整到21元

这是自1993年以来本市第25次调整月最低工资标准。

调整后,本市月最低工资标准仍为全国最高

2001年,我国借鉴成熟市场经济国家的经验,建立了国家级的劳动关系三方协商机制。由政府、工会、企业三方共同研究解决劳动关系方面的重大问题。2002年上海市协调劳动关系三方联席会议正式启动运作。

2019年不调整最低工资

可能性不大

对于上海支持民营经济“二十七条”中,“平稳调整最低工资标准”这句话如何理解?李敏认为,其落脚点依然在“调整”二字上。

企业联合会雇主部主任李敏说

“首先,上海不调整最低工资标准的可能性不大。原因在于,在最低工资标准这块上海一直走在全国前列,各地都要参考、比对上海的做法,因此,一旦上海如果停止调整最低工资,则会在全国范围产生影响。”

其次,如何解读“平稳”二字?对此李敏的理解是:“增幅不要大起大落”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整个“十二五”期间,上海最低工资标准一直以两位数的增幅向上跑:

沪最低工资标准增幅

十二五以来

年均增长率12.5%

此后数年

增长率维持在8%-9%

去年

上调幅度为5.2%

今后调整幅度可能维持在4%-5%

“就我个人理解,今后上海的最低工资调整幅度可能会维持在4%-5%,”但他指出,事实上,随着最低工资基数的增加,即使调整绝对值不变,其增幅自然也在下降。

记者了解到,对于2019年本市最低工资标准的调整方案,本月内将启动第一场三方协商。

员工利益会受损吗?

用减税降费挤出工资增长空间

最低工资标准具有刚性特点。这种刚性标准一旦制定就必须强制执行。

百姓网人力资源专家说

“因此,若不考虑企业感受而大幅提升最低工资标准,会增加企业劳动力成本,那些经营困难的中小企业,裁员可能性增大,招工意愿降低。诸如按小时收费的企业,如家政服务、搬家公司;又譬如房地产下的施工企业;还有那些现金流相对不流畅的民营企业等等,对于最低工资标准的调整会受到较大影响。”

沪上某箱包公司负责人说

“对那些资本与技术密集型企业,最低工资标准的提升并不会增加多少痛楚,但我们这种企业的感知度就会很大,最低工资一旦调整,意味着公司接近80%的员工底薪需要上涨,涉及面非常大,而这些员工工资一旦涨了,原先企业内部工资结构的平衡性就会被打破。也就是说,所有员工的工资或许都得跟着提一提。”

然而,上述百姓网专家强调,“最低工资虽然会对中小企业产生一些负效应,但是合理的最低工资标准,反而会引导中小企业提升产业层次、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此次“二十七条”措施中的“平稳调整最低工资”,即可以理解为如何将最低工资调整放在合理区间内。

人工成本只是企业成本之一

那么,根据最新措施,最低工资实行平稳调整后,企业压力变小了员工利益会受损吗

百姓网专家说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劳动力供求关系一直在改变,不变的是企业要想留住人,就肯定要提高员工工资待遇。最低工资应该保底线,就是保劳动者权益。企业成本的构成是多方面的,人工成本只是其中之一,可以考虑通过减税降费等其他方式为企业降成本,提高企业的承受能力,让用工方有空间给劳动者涨工资。”

声音

专家观点

结合专家观点,2019年劳动政策出台,要放在国家重视支持民企发展和营造良好营商环境的大背景下来思考;尤其最低工资,涉及民生领域政策,关系上百万低收入人群,要避免“脉冲式”节奏,做到平稳调整,让企业和员工两方都具有获得感。

另外,2019年劳动政策出台,对企业要求降低社保缴费率的呼声要积极反应,要研究社保费率与缴费人员基数的边际效应关系,从降低企业用工成本和保障员工权益两个角度思考;此外,还要与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和与京津广深等大型城市相协调。

如何权衡跑赢CPI和保就业

最低工资制度是双刃剑

资深劳动法专家表示

“市场经济条件下,工资作为劳动力价格主要由市场决定,政府不宜直接决定个体工资水平。但是,工资也有起码的保障线,那就是最低工资标准。物价涨幅较大的年份,最低工资标准增幅也高,很大程度上保证了低收入者生活不受物价上涨影响;经济增速放缓时,最低工资的调整不停步,便给低收入劳动者减了压。”

因此,最低工资跑赢CPI、同步GDP,能让低收入劳动者分享到经济发展的成果。然而,最低工资制度客观上是把“双刃剑”———涨得快有可能影响就业。

平稳调整深层用意在于保就业

新政

稳定就业

12月5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促进就业工作的若干意见》。

其中指出:把稳就业放在更加突出位置,坚持实施就业优先战略和更加积极的就业政策,支持企业稳定岗位,促进就业创业,强化培训服务,确保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就业目标任务完成和就业局势持续稳定。

“最低工资怎么涨,其实是‘哪头重’的问题。就目前,稳定就业显然是政府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上述人士认为,平稳调整最低工资,本身主要针对对象就是那些对用工成本敏感的制造业、服务业民企,而其背后的另一层用意就是“保就业”。

劳动法专家表示

“最低工资标准调得过高,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工资刚性增长脱离劳动生产率,也会一定程度上降低企业人力资本投资的意愿。而就业问题将会是今后一段时期里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